央广军事 > 原创独家

投稿:ygjs@cnr.cn

央广《军旅文学之窗》丨我的青春我的舰

2020-12-13 17:30:00  来源:央广军事  说两句  分享到:

 

 退役仪式上,湛江舰和珠海舰信号兵降军旗。李维摄

  央广网12月13日消息(李维)云南大理洱海,水面平静,波光闪闪。带着全家正在那里旅游的一级军士长谈新华,面对美丽的湖光山色,却依旧提不起兴趣。这是因为,在他退休后的这一年的日子,他觉得日子太过平淡,平淡得难以泛起涟漪。

  “老谈,与湛江舰告别的日子定了!苯拥秸接汛蚶吹牡缁,谈新华转身对儿子说:“帮我订一张去湛江的机票吧!”没想到,这趟拖欠了30年的全家旅行,从刚到洱海的第一站就被按下暂停键,儿子用恼怒的眼神瞅着他,一时间,空气仿佛凝固了。

  谈新华解释说:“湛江舰是我接来的,它退役的时候,我一定要去送别!币慌缘钠拮永斫馑,因为她明白,对于丈夫而言,湛江舰就是他的青春。作为一名陪伴丈夫军旅生活多年的军嫂,她知道,在水兵心里,舰艇不仅是舰艇,它是记忆、是梦想,是母体、是怀抱,是青春,是军旅人生的全部意义和荣光。

  去年,在超期服役一年后,谈新华脱下水兵服,离开了他心爱的战舰。作为守了30年舰艇的老兵,离开舰艇的他,始终改不掉水兵的习惯。每天清晨,他总会在6点20分醒来,穿着迷彩鞋在门外跑一圈。无论在哪里,他吃饭都吃得很快,睡觉基本不翻身,这是舰上水兵多年的习惯……


  谈新华与10余名老舰员再次回到湛江舰,每天他都会去自己的战位,悉心拭去台位上的灰尘


  已退休的一级军士长徐世刚从河南老家赶回舰上,和谈新华一道再次驻守在湛江舰,期间仍保持每天巡查机舱的习惯

  等谈新华中断与家人的旅游,赶到当年的军港时,部队正为海军湛江舰和珠海舰举行退役仪式。停航近2年,沉寂许久的两艘军舰再一次拉响了汽笛,低沉的汽笛声一声声响起,仿佛要将这声音铺满海天,向世人宣告:今天,我们正式退役了。

  在岸上的人群中,谈新华敬礼的右手不停地颤抖,忍了好久的眼泪突然模糊了双眼。时光回溯到多年之前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与心爱的战舰相遇的情景。


  掌旗兵将军旗和海军旗交给舰长。李维摄


  工人将“166”舷号涂抹掉,意味着这艘舰驶向了一片新海域。李维摄

  那是1989年金秋,因新兵训练成绩突出,谈新华被挑选为湛江舰接舰舰员。从小生长在洞庭湖畔、只见过渔船的他,看到湛江舰时,忍不住大喊:“我的个天呐,好大的一艘船呐!

  与谈新华的激动兴奋不同,时任湛江舰副舰长的严跃进在接舰路上,心情有些沉重。按照分工,严跃进主管军事训练。他深知,湛江舰的雷达、导航等系统与上一代舰艇有着天壤之别,更重要的是,这艘舰艇首次装备了作战指挥系统,这就意味着未来舰艇作战样式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在舰艇前段最中央的位置,有一个全新舱室——作战室,全舰各部位数据通过无数条线缆实时汇集于此,大海上发生的一切都以更加清晰的形式呈现在舰长眼前。

  严跃进深切地感到,新的战舰催生舰员的转型:以往,懂管理、体能强、作风好的舰员最受欢迎,而如今,要想更好地驾驭新舰艇,“专业精”必须排在首位。

  于是,在湛江舰还未入列时,一场场“淘汰赛”提前上演。谈新华至今清晰记得,有一次技能比武,一位班长被新兵比了下去,当晚新兵就当上了班长。

  “现代战舰需要的水兵,不仅要能举起炮弹,还要能抱起书本!笔比握拷⒄ň匾,30年前,当年水兵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,要让他们热爱学习、尽快适应装备升级换代,是那个时代特有的命题。

  很快,在“寸土寸金”的湛江舰,官兵们把最大的生活舱室改成了“图书室”。每到周末,钱建军都会到港口外的新华书店,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淘选出几摞书。自己先细细消化,然后他再推荐给舰上的战友。

  在这30年里,不少水兵因为这艘舰艇改变了人生的轨迹。当年,主炮班长廖耀祖最期盼的,就是舰艇在风浪中航行的日子,因为,这个时候图书室没几个人去,而他就可以独自享有一个安静的读书场所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在舰上养成的习惯,他后来自学考出了律师资格证。

  锅炉兵邵曙光不值更时,知道舰上看书的地方总是有人,他干脆钻进直径不到一米的通风管道。阳光透过头顶的烟囱口洒下一抹亮光,他借着光读得津津有味。

  如今,这位当年的锅炉兵已成长为南部战区海军某驱逐舰支队的支队长,回忆起当年刻苦读书的日子,邵曙光总是一脸笑盈盈的。

  就这样,升级换代的战舰遇上了求知若渴的水兵,碰撞出了闪耀时代的青春花火。岁月不负赶路人,海军湛江舰和珠海舰都在入列第二年形成综合作战能力。一时间,它们也成为媒体竞相报道的“明星”战舰。

  舰艇的航迹就是水兵的足迹。舰艇驶到哪里,水兵的足迹就延伸到哪里。水兵有过多少欢笑和泪水,大海知道,战舰更清楚。

  回忆,如浪花翻腾不息。转眼间,30年的岁月匆匆流过,当年的年轻水兵,有的已成长为新一代的舰艇指挥员,有的早已脱下军装,告别了战位和军旅,融入茫茫人!蹦甑男陆⑼,也已完成了它们的使命,陆续退出现役,告别了水兵和大海。

  今年9月4日,已经退役的湛江舰正式移交给地方政府。9月5日,谈新华和11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老舰员们,在第8任舰长丁新双的带领下,跟随“老战友”作最后一次出海。

  入夜,谈新华又睡在宽度不过60厘米的舰艇床铺上,那晚,头枕着波涛,在战舰轻轻的摇晃中,穿着;晟赖乃煤芟,很踏实。

  “晚安,我的青春我的舰,永远不说再见!

 。ɡ丛矗2020年9月14日 解放军报·中国边关)

责编:刘鹏

相关新闻

参与讨论

我想说

制服丝袜,香蕉视频在线观看,2020最新国产自产精品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